热门搜索:

威胁阿波罗绰绰有余可是山本恭子又怎么能够料到

时间:2018-10-26 19:07 文章来源:互联网

  这珍贵的百达翡丽腕表在半空之中划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,然后准而又准的落在了张紫薇的手中。
 
    后者连犹豫都没有一下,顺势就把腕表戴在了左手腕处!
 
    脉搏传感器在间断了三秒钟后,重又恢复传递!
 
    苏锐盯着山本恭子的眼睛,略带戏谑的说道:“从现在开始,她的心跳,就是你的心跳。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这一包药粉应该不够吧?大哥意志力那么强悍,要不,我就给他多来几包好了。”
 
    南都国际酒店的某个房间中,邵梓航一边嘿嘿笑着,一边往饮水机里面撒着药粉,他的表情略带猥琐,似乎已经看到了将要发生的某个场景!
 
    邵梓航笑眯眯的说道:“大哥,你可不能怪我,要怪就去怪军师好了,嘿嘿,不过那个东洋女人也足够漂亮,上了就上了,咱们稳赚不赔,为了咱们太阳神殿的宏伟大计,您老人家就多牺牲一下好了。”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823章 先喝杯水吧!
 
    国安早就已经在这个酒店给苏锐安排好了房间,当然,应苏锐的要求,酒店现场已经全权由苏锐负责,国安并没有相关人手在场。而此时,邵梓航就呆在国安率先安排好的房间之中。
 
    他这可是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呢。
 
    苏锐正算计着山本恭子,却没想到有人还在算计着他。
 
    “军师他老人家说这是征服女人最有效的办法,只要过了今晚,山本恭子要么恨死你,要么爱死你,当然,爱死你这件事不大可能发生,她会连做梦都恨不得杀了你,每次遇到你都会大失分寸,从此失去当你对手的资格,这可不是我说的,是军师的原话啊。”
 
    “我也问过军师,说这件事情是不是和你商量一下比较好,谁知道军师说,如果和你商量了,那你肯定不会答应,所以……我只能这样先斩后奏了,其实我也很纠结啊。大哥,你应该不会生我气的,对不对?”
 
    邵梓航一边碎碎念,一边坏笑着往饮水机里撒着药粉,哪里有半点抱歉的模样?这货根本就是在等着看好戏呢。
 
    “哎呀,是不是下药下多了?”
 
    邵梓航看着手里已经彻底空了的几个药粉包,挠了挠头,撒的太兴起了,结果一个没留神便过了量:“恐怕这连大象都能给整到疯狂吧?大哥那小身板儿能受得了吗?”
 
    把所有的药粉都用完了,邵梓航也没有了补救的办法,双手合十,在身前晃了晃:“大哥,您老人家多多保重,祝您雄风一展,直到天明。军师说,我们都是为了你好,都是为了你好,你一定不能很我们……”
 
    又碎碎念了几句,邵梓航消除房间内的所有痕迹,而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此时,苏锐正紧紧搂着山本恭子,朝酒店内部走去。
 
    他们离开的是这样光明正大,甚至东洋考察团副团长小川直毅都看到了两人的背影!
 
    如胶似漆,你侬我侬!
 
    马国基使劲的清了清嗓子,咳嗽了两声,说道:“这个,年轻人做事情都比较着急,一见就钟情,干柴和烈火,好事,好事,这对增进我们华夏与东洋的友谊也是有着极其深远的促进作用。”
 
    在这老家伙的眼底,也有着一丝艳羡的神色。
 
    山本恭子从亮相以来,一直表现的极其冷傲,对任何人都懒得搭理,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神,如今,这女神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华夏富二代给搞定了,马国基甚至觉得苏锐有那么一点替华夏争光的意思。
 
    小川直毅完全没看出来,这跨国的一男一女来次一夜-情究竟对增进两国友谊能够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,不禁暗骂马国基虚伪,不过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,山本恭子在华夏遇到了她心仪的男人,自己是不是该对她说一句恭喜呢?
 
    看着那一男一女亲密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视线之中,小川直毅的脸部肌肉难以控制的在抽搐。
 
    苏锐和山本恭子在离开的路上,不仅坦然的接受了众人的诧异目光,更坦然的接受了众多记者的闪光灯。
 
    当然,这其中的“坦然”,也是仅指苏锐而已。
 
    山本恭子没有任何办法,百达翡丽腕表被苏锐扔给了张紫薇,这也就意味着,脉搏感知器仍在发挥着作用,她的那群手下可无从分辨那些心跳频率到底是来自于谁!
 
    为了保住性命,她现在只能听从苏锐的安排!
 
    山本恭子甚至不知道她接下来将会面临怎样的命运!
 
    自以为事前的安排已经万无一失,威胁阿波罗绰绰有余,可是山本恭子又怎么能够料到,在身手强大且心智更加强悍的苏锐面前,她甚至都没有什么反抗之力!双方一旦临场交锋,根本就不是一个层级的对手!
 
    对于苏锐搂着她的腰,在宴会会场故意亮了一圈相的行为,山本恭子尽管心中屈辱,但也只能无奈接受,否则苏锐极有可能当场杀了他。
 
    她现在已经不认为有什么事情能够威胁到这个男人了,甚至,在他强大的身手面前,自己连自杀都没可能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我从你的表情里,感受到了一点点的不服气?”苏锐更加用力揽住山本恭子的腰,还在上面捏了捏。
 
    这一下把山本恭子的身体又捏的软了几分。
 
    这个女人真的浑身都是敏感地带,这一点倒是远远出乎苏锐的预料。
 
    “这是我没有准备好,如果再来一次正面交锋,现在我们的角色就要颠倒过来了。”山本恭子冷声说道。
 
    她的身体越是发软,心中就越是屈辱和愤怒,对苏锐这个男人也越是充满了仇恨!
 
    “颠倒过来?现在说这些话,你觉得有意思吗?”
 
    苏锐的语言之中已经满是嘲讽。
 
    “你必须放了我。”山本恭子冷声说道,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苏锐搂着自己进入了电梯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?你到现在还那么自信?”苏锐笑眯眯的说道;“我现在觉得你这个女人越发的有趣起来,至少,嘴巴够硬。”
 
    “东洋商务考察团还会在华夏停留十天左右的时间,如果十天之后,在考察团离开华夏的时候,我仍旧没有露面,那么我的属下肯定知道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